当前位置 :主页 > 衣架 >
形成新的制度红利
来源:http://www.c15x.cn * 发表时间 : 2020-06-10 22:10 * 浏览 :

经济之声:您判断中国经济处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算不算触底成功?

免责声明:

与此同时,对当下“弃房价、稳汇率”还是“弃汇率、稳房价”的争议问题也作出厘清。《报告》认为,观点夸大了各自领域的风险,而且也都不是好的做法。前一段时间国内部分城市房地产价格上涨较快,人民币汇率受美元指数持续走强影响出现小幅贬值,各方面对房地产和汇率问题比较关心。“弃房价、稳汇率”的一种逻辑是紧缩货币,从而挤出资产泡沫,并以高利率来稳定汇率,这会导致危机式的被动“去杠杆”,代价很大,过程比较痛苦,汇率实际上也很难稳住;“弃汇率、稳房价”则是放松货币来支持房价,试图以低利率刺激通胀和房价,这同样会加剧结构扭曲和债务积累,导致调整的时间更长、代价更大。展望未来,中国经济仍有条件保持平稳较快增长。

一方面货币政策保持了流动性的平稳,同时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也在不断加大。由于我们的经济对房地产、基础设施建设的依赖性还比较强,所以部分一线、二线城市的房价上涨过快,也积累了一定的泡沫,所以在宏观经济企稳的前提下,货币政策还是应该保持在一个相对合理的水平。从经济金融风险的角度来说,部分企业和机构的杠杆率上升的比较快,一些金融机构债券或者表外业务也扩张的比较快,所以从今年年初开始,央行开始发挥宏观审慎政策在维护金融体系稳定中的作用。

就货币政策而言,《报告》提出,关键是要继续保持稳健和中性适度的货币环境,同时发挥好宏观审慎政策在维护金融体系稳定中的作用。更为重要的是,要通过推进结构性调整和改革,进一步增强市场信心和经济的内生活力,促进经济持续健康稳定发展,并扩展金融资源有效配置的空间。

温彬:第三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的内容还是非常丰富的。首先,这次报告首次增加了关于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的同时,注重抑制资产泡沫和防范经济金融风险。今年三季度以后,我们的宏观经济企稳并有所回升,可以说货币政策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从中长期来看,经济的下行压力依然存在,前三季度的增长主要还是得益于基础设施投资、房地产投资的拉动作用,下一阶段我们还是需要新的增长动力。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第四,近两年来,我们资本外流的压力在加大,也就是我们季度的资本项目都出现了逆差,但是资本项目逆差与热钱的跨境流出还是有本质上的区别的。中国经济发展到了一个新阶段,我们在从过去的“贸易大国”向“投资大国”转变,所以我们的企业和居民开始纷纷增加海外的投资。所以在这个过程中,资本的外流应该还是一个正常合理的现象。近年来国内的生产成本在不断提高,劳动力、土地等要素价格都在提高,所以一些行业的投资回报率有所下降,这可能也是导致对外投资增加的一个主要原因。具体说来,一方面我们对外改革开放的政策是不会变的,我们还会进一步深化金融市场的改革开放,未来可能会实现资本双向流动的目标,尤其是人民币纳入sdr更加激发了国外对中国金融市场的信心。另外一方面我们还是要进一步加快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形成新的制度红利,进一步提升国有企业的竞争力,进而提升我们的投资回报率。

第二,它也对下一阶段的货币政策进行了展望,总的基调还是进一步保持稳健的货币政策,只是强调未来要根据宏观经济形势的变化,更加突出货币政策的灵活性、前瞻性。具体来说,第一,在存款准备金率这一问题上,除了在2月底降过一次准以外,我们在3月份以后一直是通过加大市场公开操作来减小基础货币减少的影响,所以下一阶段我们可能还会进一步的通过公开市场操作来保持流动性的稳定。第二,它还是要通过利率手段进一步发挥价格杠杆的作用,进一步完善货币市场的形成机制,通过利率走廊来保持货币市场利率的稳定,进一步引导实体经济,降低融资成本。第三还是要进一步加大信贷结构的调整力度,一方面要盘活存量,另外一方面要用好增量。

最后,人民币汇率的走势可能也是大家比较关心的问题。去年“811”以后,我们对汇率中间价的形成机制进行了改革,现在这个机制运行的还是比较平稳的。10月份以后,人民币兑美元确实出现了贬值的趋势,但是相对于“一篮子”的汇率来说,人民币总体还是比较平稳的。因为现在美联储加息的预期大幅提升,所以包括人民币在内的非美元货币都面临着贬值的压力。目前市场对加息的预期还是高达70%以上,一旦美联储加息的靴子落地,非美货币对兑美元的贬值压力会进一步减轻。因此在年底之前,总体上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可能是相对稳定的。

第三个,目前市场上有一种说法就是究竟是“保汇率”还是“保房价”?央行在这个政策报告里也进行了回应,“非此即彼”的看待这一问题应该是有失偏颇的。因为中国经济总体还是处于一种持续稳定、向上增长的基本态势,所以我们可以很好的将这两个目标结合起来。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经济之声:新的房地产投资增量可能有限,未来会不会跑到其他的基建方面?

温彬:从短期来看,pmi先行数据以及工业生产、固定资产的投资都有所企稳并且个别指标还是走强,这应该得益于两个方面:第一,今年以来我们的宏观调控政策在稳增长方面还是发挥了积极作用。另外,供给侧改革进展的还是比较顺利。

央广网北京11月9日消息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最新出炉的《2016年第三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成为下一阶段货币政策走向的风向标。《报告》首次增加了“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的同时,注重抑制资产泡沫和防范经济金融风险”。这一提法在10月底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首次在货币政策中提出。市场曾解读为,这是货币政策将要偏紧的信号。央行此次在《报告》中强调,“就货币政策而言,关键是要继续保持稳健和中性适度的货币环境”。

温彬:中国在基础设施领域的空间还是非常大。主要的问题就是过去的基础设施投资的融资模式不可持续,过去基本上都是政府融资平台采用银行贷款这种间接融资的方式,成本比较高、期限比较短,流动性的压力也比较大。所以我们一方面要通过积极的财政政策增加政府对公共性产品和服务的投入来改善民生,另外一方面也要更好的引入民间资本。

上一篇:贵州引进省外到位资金5000多亿元人民币 下一篇:没有了